唯美书社小说
首页 > 穿越重生 > 妙手毒妻不可欺 > 第12章 老爷子死了!

妙手毒妻不可欺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同一般:炎妃倾天下 穿越之一品女法医 绝世妖妃倾尽天下 女尊之独宠娇夫 爆宠萌后要出逃 重生之将女有谋 重生之倾城药后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重生冷妃:王爷太霸道 一品仵作王妃

谁不知道楚宸霄是当今皇上最最重视的一品大将军。

不管是在皇宫之内,还是在百姓之中,楚宸霄威望极高。

那些百姓一看到楚家军的人出来,立刻自主的让道,一个个翘首以望,只想瞻仰一下楚将军的真颜。

男人的面容没有丝毫女气,却俊秀的不似真人,眉如远山凤眸狭长,一双黝黑,好似不见底深潭的眸子,让人望而生畏。

眼角眉梢的火焰伤痕,好似图腾一样,带着一种让人感觉神圣的象征。

长发高束入法冠,其余发丝更是一丝不苟的被拢起,英气逼人,仿佛银甲战神。

姜大伯母顿时傻了眼。

她毕竟只是一介夫人,虽然借了江家几个兄弟的光,见过不少达官贵人,可是看见高头大马的男人,还是忍不住腿肚子打转。

一时间后悔万分,偏偏要赶着今天来找姜家的麻烦。

姜老太爷好歹见过一些市面,到底还是镇定住了,被一旁的下人扶着上前走了两步,却变了一幅嘴脸:“久仰楚将军大名,老朽是月儿的祖父。”

直接将自己的身份抬出来,他扬着下巴,仿佛在等着楚宸霄给他低头行礼。

四周的百姓跪了一地,唯独他显得最为突出。

姜昭月半眯着双眼看着踏着所有崇拜目光而来的楚宸霄。

若是能加特效,这人估计浑身都带着一层佛光。

觉得有些刺眼,姜昭月将视线收回来不去看他,身后小六站定,低声说道:“夫人,将军来了。”

早在姜老太爷来的时候,姜昭月就已经将小六安排出去去找楚宸霄,就让小六告诉楚宸霄一句话。

若是不想他楚宸霄变成人人喊打,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就过来。

这话对于楚宸霄来说,本没有任何威胁,可是难得姜昭月在不理他之后主动一次,他直接丢下那些还在训练的士兵,带着几个心腹赶过来。

楚宸霄歪着头,一拉缰绳,十分帅气的从马背上跳下来。

他没有理会姜老太爷,大跨步走到姜昭月面前:“月儿,这些人可是欺负你了?”

姜昭月挑眉,指了指被吓的面无血色的姜大伯母:“那倒没有,只是有人说你将我休了,我需要你做个证。”

楚宸霄嘴角抽了抽,眼神凌厉的扫了一圈,他声音森然可怕:“谁说的。”

姜大伯母整个人都慌了,她连声喊道:“不是我,我只是在和月儿开玩笑,我这就走,这就走……”

她敢欺负姜昭月母子三人,就是仗着这家里没个能说话的男人,姜昭月好似和传言一样不受夫家宠爱,可是如今楚宸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好似宝贝一样的将姜昭月护在身后的模样,到底是让她惊的魂飞魄散。

都听闻得罪了这位杀神的人死的奇惨无比,楚家这位将军让人又敬又怕。

楚宸霄一摆手,身后两个侍卫直接拦住姜大伯母的脚步。

姜大伯母腿一软,这次当真坐在了地上。

干净的裙摆沾染了一地的灰尘,姜大伯母顿时大声哀嚎起来:“姜昭月,你这是翅膀硬了要欺负死我吗,我到底是你伯母,你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姜昭月平静的站在她身侧,压低声音对她道:“我不光心狠,我还恶毒,谁惹了我,我会让将军将其砍掉脑袋当凳子坐,听我夫君说,这人若是死无全尸,那魂魄就会留在脑袋的位置许久不散,每天受尽折磨,就连死都不会安宁!”

她一呲牙,露出一抹漂亮到极点的笑来。

坐在地上的姜大伯母翻了翻白眼,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极低,因为周围被清空了一块,能够听到的只有姜大伯母和站在姜昭月身后不远的楚宸霄。

楚宸霄将她的一字一句听的一清二楚,不由得仔细思考了一下她口中这种事的可能性。

姜老太爷没有得到楚宸霄应有的尊敬,一张老脸有些过不去,完全忘记了刚刚他对姜昭月说过什么,他看到姜昭月刚一过去姜大伯母就晕了,厉声道:“姜昭月,你将你伯母怎么了?”

姜昭月垂眸缓缓开口:“不过是被吓晕过去了,谁来将其抬回去,工钱找他们家要,不给钱不放人!”

一听到姜昭月连要钱的招数都给他们想好了,人群之中立刻自告奋勇跑过来两个大汉,一前一后将地上的姜大伯母拖了起来。

眼见着人就要被抬走了,姜老爷子气的火冒三丈,他浑身忽然颤抖起来,眼睛泛着浑浊之色,一口气像是被堵在嗓子眼没上来。

“老爷子!”

一旁的下人惊声高呼,有人试探了一下姜老太爷的鼻息,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姜老爷子面色青白,面如死灰,显然没气了。

姜母被这一幕吓傻了。

今日的一切给了她太多震惊,不管是楚宸霄能够来江家,还是姜昭月如此言辞犀利的让姜大伯母打了退堂鼓,最后还有被气死在家门前的姜老太爷,都让刘兰芝招架不住。

看到居然死了人,不少百姓都后退了些,免得沾上官司,有人已经偷偷跑去官府报信,整个姜府门前安静下来,只能听到那几个下人的呼喊声。

楚宸霄也没想到这么一点小事也会出人命,当即让人率先将最近的大夫请过来,其余的人把姜老太爷抬入姜府。

刘兰芝眼圈发红,一双手紧紧攥着姜云聪,她声音颤抖对姜昭月道:“月儿,你快走,这不关你的事儿,一会儿就算你那些叔伯都来了,也有娘担着。”

姜昭月一愣,捏着银针的手逐渐紧了紧。

这样的话,她从未听有人对她说过。

上辈子她见惯了人情冷暖,人心薄凉,就连那些流淌着和她一样血脉的亲人,也都将她视为争权夺利的工具。

门外混乱不堪,众多人围堵在姜府门外,而门内却十分安宁,楚宸霄将一切吩咐好以后皱着精致浓墨一样的长眉,淡然自若的站在姜昭月身边:“可吓坏了?”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