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书社小说
首页 > 婚恋生活 > 最是衷情难顾 > 第15章 她是我的妻子

最是衷情难顾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

谢叔是柳家的老人,柳若韵结婚后,便陪着过来当了管家。

他是看着薛知遥长大的,自然知道柳若韵过世之后,这孩子在薛家过得有多艰难。可此番看到薛知遥这般疲惫至极的样子,也当真是忍不下去了!

谢叔把薛知遥搀扶到沙发上坐下,就鼓着一肚子火气要往楼上主卧去:“老爷真是太过分了,我去找他评理!”

薛知遥见势不对,一把拉住谢叔的袖子,口里劝道:“谢叔,你去也没用的,他早就没把我当成女儿看待了。要不是我母亲留下的股份还没到手,他恐怕已经把我赶出薛家了。”

薛知遥摇首相劝之间,又不免自嘲冷笑,她和薛凯涛的“父女之情”,早已名存实亡。

就是她自己一直忍辱负重留在薛家,又何尝不是为了守住股份,免得整个柳家的家业全部落入薛凯涛之手。

怪只怪自己的母亲当初所托非人,将全副身家交付给了薛凯涛这个白眼狼。

“谁让你起来的!还不快给我跪下!”

似是被楼下的声音吵醒,薛凯涛随意披了件华贵的睡袍就出了门来,站在楼上的走廊上,双目含怒地瞪着薛知遥。

谢叔立即站出来,忍着怒气好言相劝:“老爷,大小姐纵使有错,又何必要这样惩罚她?”

“闭嘴!”薛凯涛暴喝一声。

他最烦的就是这个姓谢的老头,可偏偏柳若韵在遗嘱里写明,绝不允许辞退他,这才勉强让这老头待了这么多年。

现如今,这老头倒管得越来越宽了!

薛凯涛略过谢叔,盯着薛知遥再次沉声命令:“跪下!”

薛知遥抿抿已无血色的嘴唇。

这就是她的父亲啊,她倒要看看,薛凯涛到底要将她折磨成什么样子。

推开谢叔想来阻拦的手,薛知遥慢慢站起来,又慢慢弯曲膝盖。

“一大清早就要下跪请安,我竟不知道,原来薛家的礼数堪比封建王朝。”

磁性的嗓音带着懒洋洋的味道,突如其来地破开了薛家一触即发的气氛。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佣人在前,领着一个身姿伟岸的男子进了门来。

早晨的阳光正好,温煦暖人,却愈发衬得来人一张俊脸冷厉至极。

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隐藏的怒意和心疼,竟让薛知遥一时看得忘了神,直到那人走到她的面前,薛知遥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愣愣地唤了一声:“陆宴北……”

“原来是陆少过来了!快请!快请进来!”

薛凯涛也反应过来,刚刚还一脸狠厉,瞬间就已经堆起满满笑意。他一边将睡袍拢好,一边就热切地跑下楼来,还暗暗向旁边的佣人打手势,让其去把陈兰和薛子纤叫下来。

陆宴北压根没往薛凯涛那边看一眼,视线里全是薛知遥摇摇欲坠的身影。

“一夜不见,你的模样倒是变得快。”陆宴北目光沉沉,声线里听不出喜怒。

不用照镜子,薛知遥也能想象出自己此刻的模样——蓬头垢面,双目浮肿,毫无血色,更可怕的是被打过的脸颊似乎也肿得老高了。

哪怕是被来往的佣人们围观,薛知遥都已经麻木到坦然。

可这一刻,在陆宴北专注到近乎有些异样温柔的目光下,薛知遥颇为不自在,不由抬手摸摸自己的脸,掩饰地将高肿的脸颊遮住。

偏偏还忍不住嘴硬道:“我、我本来就长得不好,不喜欢就别看。”

话一说完,薛知遥又忍不住心中懊恼。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气话怼陆宴北,要是他帮句腔,自己那巴巴着献殷勤的父亲,还不顺势整死她去讨陆宴北的欢心。

果然,薛凯涛立即板起脸呵斥道:“薛知遥,你不会说话就给我滚回房间去!邋里邋遢的,冲撞了陆少你负的起责么!”

不想,陆宴北却低笑一声,长臂一揽就环住了薛知遥的肩,亲昵地将完全愣住的她护在怀中,似笑非笑地看向薛凯涛:“薛伯父,知遥将会是我的妻子,我今天就是过来提亲的,不过……”

陆宴北顿了顿,原本慢条斯理的语气逐渐变得冷硬:“我可没想过我陆家的媳妇,居然在自己娘家都没有安全保障!薛伯父治家都不严,想必薛氏也不过尔尔了,当初柳家在商界可是辉煌一时的。”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的薛氏企业远不及柳氏,究其根本,还是薛凯涛缺乏能力——甚至他连在家,都照顾不好自己的女儿。

薛凯涛闻言,肥厚的嘴唇张张合合,万千的话想喷向陆宴北,却又畏惧陆宴北的身份,只得把自己憋成一脸难看的猪肝色。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