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书社小说
首页 > 出版 > 木槿花西月锦绣 > 第9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第二日,和素辉练完武功,我挂着大大的熊猫眼,在中庭呆呆地修剪花草,一想起昨天原非白的那个吻,脸还会烧得厉害。

今早,我这个紫栖山庄有名的女色魔,在练功时头一次红着脸不敢看原非白,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和素辉对练时偷眼望去,没想到他却神态自若地和韩修竹聊天,一回头碰到我的视线,他便立刻露出一抹戏谑的笑。

噢,我多么希望他仍然能保持在闹采花贼以前的那种对我冷若冰霜的态度。为什么现在他老对我笑呢?

唉,他的笑容可恶归可恶,讨厌归讨厌,却依然如明月清辉般静静地洒向我的心间,让我在恼恨中无法移动目光,直到在呆愣中,素辉的右拳不客气地光临在我的左眼上,我痛叫着被打倒在地。

唉,果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该怎么办呢?我满心满眼全是原非白那抹倾国倾城的笑,再这样下去,我快连我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是谁一直在叫布谷鸟、布谷鸟的?原来是素辉。他的青春痘脸凑在我面前,大声叫着:“木姑娘!”

“干吗大呼小叫的?嫌打了我的眼睛还不够,还要折磨我的耳朵不成?”我揉着耳朵道。

“哼,不叫你,能醒吗你?”小屁孩指着我修剪的那棵石榴树,“你这是修剪护枝还是摧花撒气啊?你看看,好好的一株石榴,愣给你剪得像秃子似的。”

我定睛一看,还真是,心中愧疚难当。我讪讪道:“你、你不懂,这是我最新创作的艺术作品,回头等长出来了就好看了。”

“切,别蒙我了。你今天一天就不对劲,一看三爷就两眼发直。三爷也是,我打小跟着三爷,还是头一遭看到他一整天都笑眯眯的呢。”小屁孩摇头晃脑地分析,看看四下无人,凑过他的青春痘脸说:“喂,说实话,你是不是得手了?”

“什么得手了?”我红着脸,移向下一棵兰花。

素辉一把抢过我的剪子,阻止了我对花花草草的进一步毒害,目光灵动地看着我,“还装蒜!是不是三爷和你那个了?”

小屁孩!不好好读书,就知道想这些黄色的事情,尽管我平时也是想一点点的……

于是,我两只手爬上他的青春痘生长园,把他的脸像做饼一样往两边拉,笑嘻嘻地说:“素辉同学,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一天到晚尽关心你的三爷和哪个女人相好……”

素辉叫着,从我手中逃出来,“你这个恶妇,我就不信三爷会舍了这么多美女,看上你这么个丑丫头。”

我心中一动,再次笑眯眯地走近素辉。他往后退了一大步,“你要干吗?我喊人啦!”

“素辉,你可见过一个叫悠悠的姑娘?”

“悠悠?”他迷惘地看着我,“从没听说过,更别说见过了。”

“应该是三爷特别喜欢的一位女子吧。你再想想,在我进苑子以前,三爷可有经常往来的女子。”

“你进苑子以前?你进苑子以前?”素辉喃喃地说,忽地一拍脑门,“对,是有一个女孩子,经常半夜里来咱们苑子的,和三爷关在赏心阁里弹琴画画,有时琴剑相和的,长个那个漂亮啊。不过她不叫悠悠,她……”

“素辉!”

韩先生忽地闪进苑子,大声叫住了他。素辉立刻闭上了嘴。

韩修竹和颜悦色地对我说:“木姑娘,三爷叫我来传话给你和素辉,说是今儿三爷有贵客来访,所以给你们姐儿俩放个大假,上玉北斋找莹姑娘玩儿去吧。”

我和素辉欢呼一声,乐得屁颠屁颠的。我也把悠悠的事放在脑后,进屋子换了身新衣,收拾了一下头发。想了想,还是摘下原非白送我的那根白玉簪子,将宋明磊送的一支木槿花银簪插上。来到马车处,远远地就见韩修竹正严肃地跟“小青春痘”谈着什么,小青春痘则是一脸恐慌。

咦,又怎么了?我蹑手蹑脚地过去,想偷听他们说些什么,韩修竹却突然转过身来,把我唬了一大跳,“姑娘快去快回,莫要让三爷等急了。”

不愧是韩修竹,武功就是高得不可思议,我这猫步也听见啦,当然也可能是我的轻功太烂了。

我乖乖“哦”了一声,跳上马车,素辉便急急地赶车走了。

我看韩先生严肃的脸越来越远,回头问素辉发生了什么事,素辉却和韩修竹一样板着脸,不回答。无论我怎么软硬兼施、连哄带骗,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只冷冷道:“军令如山。”

小屁孩,有什么不能说的?把我的肚肠给痒得……

哼,不说就不说!

来到久违的玉北斋,马上可以见到原非珏和碧莹的念头让我的心情大好起来。可惜,开门迎接我的只有越来越漂亮的碧莹和以阿米尔为首的十个少年,原来果尔仁和原非珏出去了。

难怪原非白肯放我来玉北斋呢,我就说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原来他早就知道原非珏不在啊。

真郁闷!我的笑脸不可遏制地垮了下来。碧莹便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安慰我,说讲不定四爷马上就回来了,等一下就好了。我不想让她操心,也就强自笑着,一同看着宋明磊的飞鸽传书,聊着大哥、二哥的近况,讨论着小五义的正经大事。

就在原非白忙着对付采花贼那阵子,在大庭王朝内,原家和窦家的明争暗斗也开始了。窦家以窦丽华的哥哥窦英华为首,倚仗着太后和皇后在宫中的势力,拼命积聚钱财,终日弹劾原氏,离间君臣,结党营私,欲谋大逆。而原家手中则握有一大堆窦氏仗恃皇宠目无国法、贪污纳贿、草菅人命、欺压百姓的罪证。

熹宗的皇权被太皇太后架空,整日走鸡斗马,淫乐后宫,对于两党之争听之任之。

宋明磊的来信中还说,原非烟进宫的日子已被无限期搁浅,甚至连长公主及驸马忠显王原非清都被剥夺了出入宫禁的自由。

东突厥又犯境,于飞燕被调回河朔,而南诏则闪电出兵,攻占了鄂州城。

窦家南军拒不出兵,置黎民百姓于不顾,反而三番两次奏请熹宗颁旨,令原青江亲自出京迎战南诏。

永业二年,也就是今年四月,窦英华又以兵部左侍郎封依为对象,发起新一轮攻击。这一次,他的手段非常毒辣,竟然伪造了一份废黜熹宗的诏书,署上“封依”的大名,并大造原氏谋逆的谣言。封依的后台是侍郎任时峭,而任时峭又是原青江的得力助手。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窦英华此举的真正目标是不言而喻的。“图谋废立”是何等大逆不道之罪,今年六月封依已被投入大理寺,死于施酷刑的审讯中,而任时峭被贬为河南府尹。窦英华在这非常时刻,又再次奏请熹宗下旨,让原青江北调羽林精锐出战南诏,以期削弱原氏精锐。

这对原家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原青江相当于失却一只右臂,当他得到消息后当场捶案大怒,吐了一口鲜血,扬言深恶窦氏,不诛其九族断不能快其意,于是原氏便想于近日逼宫。

我看罢,想了想,问道:“碧莹,觉得如何?”

“木槿,你又来笑我,都这么多年了,我哪一次发过高论来着?大哥的意思是,若再按兵不动,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是不知木槿的意思。二哥和侯爷即日起程,要入西安城对付占领鄂州的南诏军,你和二哥得赶紧想办法才是。”

我想了一阵,掏出鹅毛笔,拟出当下应急之策。以宋明磊的机智,定会在我的计策上锦上添花,变成扭转乾坤的妙计。这就是我们小五义的秘密,所谓的“木策明计”:

其一,侯爷万万不可离京,一旦离京,原家这十年在京都的心血全部付诸东流。现在如果逼宫,名不正则言不顺,即便侥幸得胜,一则窦家南军实力仍保存在南越一带,不动分毫,东山再起太过容易,而且会给窦家纠集天下兵力围剿原家的理由。二则天下虽有乱象,但是没有大的天灾、叛乱,没到让人民不得不反的地步。于飞燕的精锐部队牵制在东突厥那里,如果攻下京都,东突厥和南军必成南北夹击之势,反扑京都,则原家必兵疲,且无百姓民意所支持。

其二,先稳住南诏,力主议和。素闻南诏王喜女色,请宋明磊多多挑选美姬,尽快送入南诏,所有南诏的其他要求皆可答应。

其三,厚待大儒,也就是利用原青江最看不上眼的那些整日夸夸其谈的书生。天下的舆论,实际上都是随着那么几支笔杆子走的。著书立说,传播原青江乃是千古忠臣,因势利导,终成气候,万不可让窦家人控制舆论,掌握天下悠悠之口者,便是握住决胜的关键。

其四,一定要离间熹宗与太皇太后和皇后的感情,要让熹宗感到窦氏在架空皇权,而原氏是真正支持皇帝的。必要的话,要用非常之法除去太皇太后,因为她是窦氏力量的源泉。只要把这个眼堵死了,再波澜壮阔的长河都会有干涸的一天。

其五,战略方向一定要变。仅仅掌握窦家鱼肉百姓的证据是不行的,是绝对不能让熹宗以得罪窦太皇太后为代价来站在原家一边的,要像窦家暗插原家心腹那致命一刀那样回敬。自古以来,让任何一个皇帝心惊肉跳的,除了“图谋废立”以外,还有一个便是“投敌卖国”。窦家南军与南诏极近,只有南军最适合打南诏,若能假造窦家南军与南诏谋夺天下,意欲让窦家取轩辕氏而代之,再让舆论散播,传到熹宗耳中,我打赌,他再怎么喜欢女人、促织、斗鸡、骏马,也会派人彻查窦家。只要皇帝有心,原家便可挟天子以令诸侯,狠狠整窦家了。即便他依然沉溺于窦丽华的美色,只要天下众心归于仁义之师,舆论导向原家军,便可以打着“诛窦氏,清君侧”的名号,名正言顺地逼宫,灭窦家,逼熹宗禅位,则大事可成。

我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篇,碧莹看得眼都直了,“木槿,你若是男儿身就好了,一定是诸葛再世,封王拜将易如反掌。”

我真心实意地摇摇头,“碧莹谬赞了,我们与原家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实话,现在我的这些粗招实在是狗急跳墙之举,若能有些时间定要好好研究,重新部署一番,好能在保存原家实力的情况下,出其不意地击败窦家,方为上策。不过相信二哥定能滤其精华,想出对策的。”

碧莹点点头,唤了一声:“小忠。”

一只油光乌黑的小犬跑出来,颈间勒着一个银项圈,对碧莹汪汪叫了几声,然后亲热地打着转,吐着舌头舔她的脸。她示意它安静坐下,在它的项圈处摁动机关,放入我写的回信。小忠第一次见我,嗅了半天,做友好状地对我耷拉着舌头,摇着尾巴,但看我的眼神却异常防备。

这分明是一条训练有素的犬。碧莹告诉我,玉北斋与别处的不同,在于其一切日用品都派人自行从外面采买回来,是以张德茂难以接近,他便嘱她央求原非珏给她养只小狗玩。原非珏的日常生活现在全由碧莹照应,自然一口答应了。然后张德茂不知用什么法子,便将这条小犬经阿米尔的手送了进来,没有引起任何怀疑,于是它成了碧莹联系外界的方法。

我赞了这妙招半天,心中愈加觉得张德茂此人绝不简单。我们在碧莹的房里又聊了半天,日头略略西斜,小忠回来了,项圈内早已空无一物,只有一张信笺上画着小五义的标记,显见信是成功送出了。小忠向碧莹吐着舌头,哈哈地讨吃的,她便咯咯乐着喂它。

久久不见原非珏回来,我的心被失望和思念磨得隐痛不已。

碧莹同小忠闹着,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将她琥珀色的眼瞳照得分外清澈动人。我知道碧莹是美丽的,但却从来没见过她像现在这样无拘无束地笑,那种从心中映出的快乐,将她的美又淋漓尽致地散发出几分,好像沐浴在爱情雨露之下。

爱情雨露,这几个字蹿进我的脑海中,我的心不安了起来。放眼望去,只见碧莹正仰着脖子躲着小忠的舌头,雪白的颈项上隐约露出一点嫣红。

我笑着说:“别动,碧莹,你脖子那有个小虫子,我来帮你抓。”

趁她一愣的时候,我翻开她的衣领,果然是个红红的吻痕。

我坐回椅中,心中如打翻了无数的五味瓶。这个玉北斋里,人人都对碧莹恭敬有加,那敢对碧莹这样做的只有原非珏一个人了。碧莹是他的贴身丫头,又是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美人,在古代,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我忽然觉得她的笑很刺眼,却不敢质问,也问不出口,只是掏出给原非珏的《花西诗集(二)》摆在桌上,惨然道:“那我、我就先回去了。”

碧莹对我的脸色剧变显得很茫然,她无辜而伤感地看着我,“天色还早,木槿,再坐会儿吧。这园子里只有我一个女孩,我可想你了,咱们姐俩再聊聊好不好?”

可是我却如坐针毡,起身就走,背转身时,一滴眼泪还是滑落了下来。

我坐在马车里,偷偷落了半天泪,觉得实在憋闷,就和素辉一起坐在马车前头驾车。我空洞地看着快速向后移动的绿色,脑子里全是漫天的樱花雨和碧莹幸福的笑容,还有那吻痕……

又是一阵难受,我索性闭上了眼睛。

“喂,别哭丧着脸了。”素辉忽然出声。

我一下子睁开眼。有这么明显吗?我正要反驳,他却接下去说:“反正你早晚都是三爷的人,就这样断了你对四爷的念头也是一件好事!”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冷冷道:“你在胡说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我刚和阿米尔那小突厥毛子过招时,他跟我说现在四爷可宠莹姑娘了,不但对她百依百顺的,上哪儿都要带着她。今儿要不是四爷要去做件大事,一准儿莹姑娘也跟去了,咱们可谁也见不着。”他看看我的脸色,想了一会儿,又说:“再说了,莹姑娘本也长得美,现在我看是越来越标致。你再看她的吃穿用度,哪里还是个丫头该有的寸度?分明是个当家姨奶奶的样子!唉,木丫头,四爷是不错,娘亲是突厥女皇,为人实诚,可是那果尔仁哪里是善类?阿米尔说了,果尔仁他就是不喜欢你,嫌你太过奸猾。终有一天,果尔仁和四爷要回西域,他绝不会同意四爷带你回去,你和四爷终是无缘。我还是那句话,咱们都是三爷的人,这世上能容得下你我的也就是西枫苑了。我看得出来,三爷是真心喜欢你,我娘和韩先生也喜欢你,我呢,跟你相处久了,觉得你除了难看点,别的还凑合……喂,你别这么瞪我。好好,不说你难看,你长得好看,就比莹姑娘差一丁点而已。别难受了,木丫头,你的心就定下来吧,就跟着三爷吧!等三爷夺了天下,报了大仇,咱们少不了皇后、贵妃什么的,比去那劳什子西域可好多了……”

素辉唧唧呱呱地越说越多,我转头望向四周,心中无限凄凉。

我凄凉地再回头,玉北斋变成一个小点了,那里曾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现在竟如此不堪回首。

我坐正身体,又抹了一把鼻涕眼泪。

素辉看着我,没有像平时那样又来笑话我一顿,反而像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吟道:“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嗯?我抹着眼泪的手停了下来。这是李清照的《一剪梅》啊,我把它抄写在《花西诗集(一)》中,素辉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这首《一剪梅》的?”我惊问。

“这又怎么了?前阵子闹采花贼,三爷出不得门,天天就在家呆呆地念这句话,我听得耳朵都出茧子了。”

“三爷从哪里得来这首词的?”

素辉终于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看着我,支支吾吾了半天。

说实话,我并不奇怪原非白从宋明磊那儿得知我和原非珏的情谊,可他不但知道我同原非珏约会的具体时间、地点,连我送原非珏诗集中的每一首词都知道,所以那天碧莹将非珏题着《青玉案》的帕子送来,被他撞见,我明明撒谎说是我写着玩的,他却铁青着脸一把销毁。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这个该杀的克格勃,这个浑蛋加变态!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他手心里的孙悟空似的,无论我做什么、想什么,他其实都清楚吧,却又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他肯定一早就知道非珏喜欢我,一早就知道我帮素辉做功课,那他为什么把我从非珏手里抢来?还有他昨天对我那样又算什么?还有那个变心的原非珏,还有那个和锦绣传出绯闻来的原侯爷……

我越来越烦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原家的男人都是自以为是,耍着人玩的浑蛋!

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素辉警惕地手搭凉篷向后看了看,我则沉浸在对原家男人的无限郁闷和痛骂之中。

“木丫头……”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我的心莫名地雀跃起来。

是非珏!他来了……

我心中所有的郁闷一扫而空。我一下子跳下马车,素辉急着喊:“木丫头,别这样,想想我跟你说的!要是被三爷知道了,可有你好瞧的。”

可惜,他说的我什么也没听见,只见烟尘滚滚中出现了一骑,一个英挺少年,黑衣劲装打扮,端坐在极高大的骏马上。他红发披散,随风飘扬,如同天神一般,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原非珏。我提着裙摆迎了上去。

正当我兴高采烈地小跑上去,在离我三百米远的地方,他口里仍叫着木丫头,却忽地向左一转,向西林去了。

我那个气啊……

花木槿啊花木槿,关键时候你怎么可以忘了原非珏眼睛弱视呢,同时又懊悔万分刚才没有出声引他过来。我的心一下子又沉入海底,再也浮不起来了。我绝望地坐在地上,满腔辛酸地大哭起来。

素辉叹了一口气,过来扶我起来,强拉着抽泣的我回马车上。马车摇摇晃晃地行在路上。我抽抽搭搭,脑中翻来覆去的便是那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我再也找不到非珏了,非珏也找不到我了。

我闭着眼睛,在黑暗的车厢里默默流着泪水。过了一会儿,马车停了。

想是到西枫苑了吧。我懒洋洋地挪动身子,掀了帘子出来。

迎面一匹乌油油的高头大马,马上一个衣服被刮花得破破烂烂的红发少年,满脸汗水,惊喜万分地看着我,“我追上你了,木丫头。”

我愣在那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一把将我掠上他的大黑马跑开了。一开始素辉在后面大声叫着“木丫头快回来,三爷知道了,你可完了”之类的,后来慢慢就变成了“木丫头快来救我……”

我扭头望去,原来以阿米尔为首的一帮少年将他团团围住了。

原非珏终于停下了马。正是樱花林中,可惜樱花已全凋谢了。

他放我下地,紧紧地抱着我,“木丫头,木丫头,你可想死我了。那个可恶的三瘸子,他就是不让我见你。”

他在我耳边喃喃说着,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满心欢喜又酸楚地伸出双臂想抱住他,想起碧莹,我却又心中一疼,放了下来,委屈道:“你不是有碧莹了吗,还想着我做什么?”

他拉开我一段距离,疑惑道:“莹丫头?莹丫头怎么了?关她什么事啊?”

还狡辩?我的泪流得更凶,“你不是已经把碧莹收作你的通房丫头了,还要装蒜?原非珏,你有了一个碧莹还不够,还要来骗我!你欺人太甚……”

我挣脱他的怀抱,委屈地哭泣着。我很少在人前这么大哭,更别说是在原非珏面前了。

他一开始慌乱异常,后来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脸涨得通红,“我、我、我哪里将她收房了,你、你有何凭证?”

你个臭流氓,这种事难道还要我拍下AV来做凭证吗?我指着他伤心欲绝,“你个下流东西,碧莹脖子上的吻痕不是你做的,又是谁做的?”

原非珏对我瞪大了眼睛,脸红脖子粗地站在那里半天,就在我以为他是做贼心虚说不出话来时,他极其认真地问出一句:“何谓吻痕?”

我拿着帕子,正哭得稀里哗啦的,听到这,呆呆地望着他。这下流胚,都开苞了还不知道吻痕为何物,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忽地扑哧一声笑传来,树上落下五个少年。原非珏的脸色相当尴尬,正要发作,阿米尔跑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一番,他的脸可疑地红了,问道:“这玩意儿就叫吻痕?”

阿米尔忍住笑,抽搐着脸点了点头,又跳回原位,和那四个少年站成一溜,在三步之遥处望着我们。

原非珏想了想,冷冷道:“把衣服脱了。”

我立刻抱住自己,后退三步,恨恨道:“下流胚!”

原非珏红着脸看了我一眼,轻声道:“我没说你,木丫头。”然后转身吼道,“阿米尔,你给我过来,把衣服脱了。”

阿米尔慢吞吞地过来,赔笑道:“主子,你要我脱衣服干吗?”

“叫你脱你就脱,哪那么多废话。”

“少爷,木姑娘可是有名的女色魔啊。”阿米尔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说。

啊呀,死小屁孩。

“你胡说什么?圣铁券在此,你还不快脱!”原非珏急了,从怀中掏出一块铁牌,上面写着我所不认识的突厥文。

阿米尔立刻将上身脱个精光,红着脸,双手环抱胸口,在原非珏的喝令下,才勉为其难地放下手,露出没多少肌肉的结实平整的少年身体,还一边恼恨地看着我。

看什么看,你又不是女孩,有什么不能露点的?而且你的身材就一挂排骨,毫无看头,还带着几许红痕作点缀。嗯?红痕?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看向原非珏。他面无表情地一指“标本”阿米尔,解说道:“韩修竹那老匹夫养金不离和七星鹤做护苑阵法,而我的玉北斋里则是阿米尔他们十三人的战阵。最近果尔仁正在试验玉针蜂,那玉针蜂不怎么好打理,有时也会叮上自己人,奇痒难熬,如果没有解药,不出三刻就毒发身亡了,所以前儿个刚毁掉所有的玉针蜂,玉北斋里人人都有你以为的那个劳什子吻痕,我身上也有好多。”他停了停,看着我的眼睛,有点僵硬,又似带些期许,“你……可要我也脱了……衣物……给你看?”

一时间,我惭愧得无地自容,讷讷道:“不、不用了,是我错怪你和碧莹了。”

偷眼望去,原非珏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严肃,真的生气啦?

一阵风吹过,所有人沉默着。袒胸露乳的阿米尔终于忍不住了,强自镇定地问道:“主子,我能穿上衣服了吗?”

“穿上吧,你们都退下!”原非珏冷着脸点点头,然后向我走来,轻轻执起我的手,吟道:“霁霭迷空晓未收。羁馆残灯,永夜悲秋。梧桐叶上三更雨,别是人间一段愁。睡又不成梦又休。多愁多病,当甚风流。真情一点苦萦人,才下眉尖,却上心头[【宋】赵长卿《一剪梅 雨夜感悲》]。”

我的泪又流了出来,心中却全是甜蜜的醉意,看着他的深瞳道:“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宋】李清照《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

原非珏一脸狂喜,双目闪烁着激动,“木丫头,你可知我想你想得有多苦啊。”

我们俩紧紧相拥。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少主,女皇所赐的圣铁券是为了十万火急调兵之用,您却为了一个妇人而轻易亮出,实在让老奴失望。”

原非珏放开了我,“果尔仁,我意已决。你以前不也说过,木丫头早晚是我的人吗?”

果尔仁的脸冷如寒霜,“少主,今时不同往日,这位木姑娘现在已是西枫苑的红人,三爷对她宠爱有加。岂不知,天下传闻木姑娘要一根羽毛,踏雪公子便八百里加急令其门客在一时三刻之内广搜得天下珍禽华羽献于佳人眼前,只为博佳人一笑吗?”

原非珏脸色一灰,而我满心惊诧。原非白真的是就为我要一根羽毛作鹅毛笔,而下令其门客为我搜集珍禽华羽吗?他为何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这不是将我置于炭火上烤吗?

原非珏冷冷一笑,“那又怎样,他能给的,我照样能给木丫头。”

果尔仁冷冷道:“少主是大突厥帝国未来的皇帝,荣登大宝之时,美女唾手可得,何必着迷于这样一个女子,”他看了看我,仿佛也是为了让我自己心里明白,继续毫不避嫌地说道:“木姑娘虽也是个可人儿,但相貌、脾气及德操如何比之咱们园子里的碧莹?而且现在少主眼睛不好,心智也未完全恢复,等过一阵子,武功大成之时,看清这天下美人如何销魂艳色,那时若少主对木姑娘失去兴致,又让木姑娘如何自处?”

我终于明白了原非珏的眼睛和痴儿的问题了,原来是练武功所致,什么样奇怪的武功要让他以牺牲光明和智慧去苦练呢?

果尔仁又字字句句在提醒我,他想让碧莹做原非珏的枕边人。

是啊,论相貌,碧莹比我漂亮得多;论脾气,碧莹也比我温柔顺从得多;论德操,碧莹为了救我而欲撞墙自尽……

而原非珏练武的秘密必是玉北斋不传之秘,今日里说出来,是想我出不了这个园子吗?我的心紧紧揪了起来,慢慢松开了握着原非珏的手。

没想到原非珏却一把抓回我的手,对我轻笑道:“木丫头,你想撇下我吗?”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心事呢?他不是又瞎又痴的吗?

他的双瞳绞着我的眼睛,坚定地说道:“你记着,木丫头,休想撇下我。即使是死,你也不能撇下我。”

他对我笑弯了那双好看的双眸,轻轻用另一只手抹去我的泪,拉着我走向果尔仁,静静说道:“果尔仁,你所说的句句言之有理,为了练《无泪经》,我的确双目不识一物,只能勉强识些事物的影子轮廓,有时做事也控制不了自己,回首想想甚是荒谬可笑。”

我心中一动,真没想到,令奸细们疯狂搜索的《无泪经》却是在原非珏的手上,而且人家都快练成了!

原非珏自嘲地笑笑,继续说道:“君人者,诚能见可欲则思知足以自戒,将有所作则思知止以安人,念高危则思谦冲而自牧,惧满溢则思江海而下百川,乐盘游则思三驱以为度,忧懈怠则思慎始而敬忠,虑壅蔽则思虚心以纳下,惧谗邪则思正身以黜恶,恩所加则思无因喜以谬赏,罚所及则思无因怒而滥刑。总此十思,弘兹九德,简能而任之,择善而从之。则智者尽其谋,勇者竭其力,仁者播其惠,信者效其忠。文武争驰,君臣无事,可以尽豫游之乐,可以养松乔之寿,鸣琴垂拱,不言而化。何必劳神苦思,代百司之职役哉!”他停了停,看着果尔仁清朗笑道:“你乃突厥名臣,辅佐两代君主,见多识广,不知以为如何?”

果尔仁听得愣了半天,激动地说道:“少主博闻广深,刚才所言,老臣亦不能明其智,若先王能有此胸怀,何以有侫臣乱国,分裂至东西二处,至今不能一统?臣泣喜,突厥何幸,少主将来必是有为之君也。”

我却呆住了,这不是我告诉过他的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吗?

很久很久以前,我还和碧莹住在德馨居。有一次原非珏又迷路到这儿,我正在河边浣衣,他就一边笑嘻嘻地帮我胡乱搓揉着衣服,一边和我一起蹲在河边乱侃。我已记不清说了些什么,使我们扯到治国之道上。他在那里胡吹,说要一统东西突厥,攻下契丹,称霸西域,顺道吞并大庭朝,然后还要进军南诏,让原非白给他做马夫,韩修竹给他扫地什么的。那时我心中自然想,你就吹吧,反正吹牛又不上税,可嘴上还是忍不住问道:“若珏四爷真的做到这些,天下大定之后,又该如何呢?”

当时十二岁的原非珏一愣,道:“自然是再去不断地拓宽彊土啊。”

这个战争狂人!我笑笑道:“战乱不休,百姓疲惫,长久必反。”

他歪着脑袋想了一阵,“那、那就守业。”

我问他:“如何守业?”

他掰着手指头半天,也就支支吾吾说出个减赋来。我一时骄傲,便说出《谏太宗十思疏》,他在那里听得嘴巴半天没合上,我就哈哈笑着回屋了。等我回头时,他依然蹲在那里看着我。

没想到啊,这个原非珏才是紫栖山庄里演技最好、最可怕的人物。

我幻想着自己用奥斯卡的小金人狠狠砸倒他……

我恼怒地瞪着他,而他不好意思地对我一笑,然后转头,面色一整说:“果尔仁,你错了,刚刚那番妙论,不是我说的,正是眼前这个你认为德貌皆属一般又奸猾的花木槿所发。”

果尔仁怀疑地看向我。

原非珏继续道:“莹丫头为救义妹舍身赴死,我也万分敬佩,是以礼遇有加。然则木丫头为了照顾莹丫头,以此等才华,躲在那破败的德馨居,辛勤劳作整整六年,又是何等高义?所谓天下之美,非珏以为不过是表象幻境,过眼云烟罢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更何况我的知己是像木丫头这般七窍玲珑、胸怀宇宙之人,非珏此生当是无憾。”

我抬头仰望着他,他正好也转过头来,对我微微一笑。阳光照在他俊美的脸上,反射出一轮灿烂的金色光环。我这才感觉到,原来我从未发现他如此高大。

我想,那就是所谓的帝王霸气。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