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书社小说
首页 > 幻想时空 >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 第12章 花香鸟语,宣谷林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除妖大师是魔女 星愿物语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三世追夫:腹黑上神哪里逃 梦萦仙缘 快穿:追爱系统太给力 战神的绝代妖后 快穿:宿主太凶残

园子里的花似乎开了,今天天气应该是阳光普照还带着些许的清风,因为可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花香,小虞坐在园子里,身体阳光照在身上很温暖,周围也很宁静,若是平常这个时间应该有人来给她端来午饭了,可是今日却没有动静。

自从半月前被花妖和叶妖带回来后小虞就被安置在这个园子里,因为自己眼睛看不到所以安排了两个侍女来照顾,也是从被他们仍在这里为止小虞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而照看自己的侍女也不会说话,只是带着她走过几回这个园子,所以小虞也大概了解了这座小园的布局,不过是一座不长的长廊连着两边的几间屋子,屋子后面有一个小花园,就是现在小虞身处的位置。

“就是她,沙华吸了她功力可也从中觉察到她的身体中似乎还蕴藏着一股无法破解的力量,而这股能力差点让沙华被反噬,所以我请您老人家过来给她看一看。”

站在小花园边的走廊边上,花妖曼珠指了指背对着他们坐在花园中的石凳上的小虞对着身边的一个年纪较长的白发胡须老者说道。

白发老者眯着眼睛看着坐在小花园中的石凳上的小虞的背影,摸着胡须一双眼睛发出了一种可以穿透小虞身体的能力。

“如何,我们过去吧。”见老者没有说话花妖曼珠说道,然后走在了前面,白发老者这也才跟着她后面朝着小虞走去。

“是你,花妖曼珠。”花妖曼珠刚刚走到小虞身边还未说话小虞就叫了出来。

没想到小虞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却能这么轻易地就知道来的是自己,花妖曼珠呵呵地笑道:“你眼睛虽瞎了,耳力倒还挺好。”

小虞冷笑:“是你身上的花香让我认出了你,这个花香我永远都忘记不了。”

花妖曼珠浅浅笑了笑:“你这话说的是在提醒我吗,可惜啊要是之前的你我还得对你防一防,如今就算我现在取了你的面皮也是动动手指的事情,要不是沙华让我暂时不要动你这才让你多活了半月,你以为现在的你还能对我有威胁吗?”眼神露出了厉色。

小虞勾起了嘴角:“是吗?那你现在就应该杀了我,若是再多让我活一天说不定明天你就真的有危险了。”她现在虽然眼看不见了,可是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又一股力量一直不停地保护着自己,经过这半月的静心修养那些被吸走的力量正在慢慢地恢复,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全部复原了。

“哼,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了。”花妖曼珠咬着牙齿看着没有一丝害怕的小虞恨恨地说道,然后看向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发老者。从他看清小虞的面容时眼神已经有了变化,是一闪而逝的惊愕。花妖曼珠对他使了使眼神,白发老者收回看着小虞的眼神,对她摇了摇头,然后朝着花园外走去,花妖曼珠再次瞪了小虞一眼也紧跟着他身后离开。

她走过的一路,接触到的花朵全部枯萎而死,带着血红色,在炙热的阳光下异常的刺眼。小虞似乎嗅到了那些无辜的开得正艳的花朵的此刻的几句,发出了低低的哀叹声。

走出花园他们穿过了黑色的墙壁到达了外面,这才知道原来关着小虞的是一个四周无门的园子,因为它的四周外被黑色的高墙围住,这是魔界的一种幻术,在封闭的空间编制出来的一个世界,甚至连里面服侍小虞的侍女都是幻术幻化而成的。

“南翁。”花妖曼珠叫住了在前方走的白发老者,自从沙华吸了那个女人的功力,最近几日遭到了反噬,身体衰弱的很快,可是沙华为了不让魔界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状况只得让她来求助南翁。南翁是魔界中从第一任魔君开始追随的老辈,他的见识和智慧,医术都是魔界赫赫有名的,所以她想尽办法让他出面来看看能不能从那个女人身上找到解救沙华的办法,可是他从看了那女人一句话没有说就出来了,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到了她叫自己,白发老者这才停了下来,转过身只问:“若是你要救你相公就将她送到我哪里来。”话刚落没有给花妖曼珠的任何在问话的机会就从她眼前消失了。

送到宣谷林?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南翁从来不让外人进入宣谷林即使是魔界的人都不能轻易走近,可是他却让她把那女人送进宣谷林,一旦送进去她再想要回来就无可能了,她还心心念着那张美丽的面皮,但是眼下只有南翁可以救沙华了,所以她就不得不舍小了。想着这里花妖曼珠一手摸着右边的脸,牙咬着下嘴唇,再次转身进入了关着小虞的园子。

去而复返的花妖曼珠出现在花园中时小虞已经被两名侍女带进了屋子里,屋子里小虞坐在化妆台前,前方是一方铜镜,里面映着小虞那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两名侍女站在她身后为小虞梳着长发。从刚才花妖曼珠走后,侍女就出现了,小虞觉得无聊便要求这她们为自己梳一梳头发,在洗漱装饰一番。虽然眼睛看不见但至少能给看得见的人一个好看的自己,这是小蝶当初对她说的,若是自己都不在意自己的装束了,那有就算有一张绝美的容貌又有什么意义,花妖曼珠这样想要自己的这张面皮,这张脸必然是特别的,而且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都是个未知数,这两名侍女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耳朵还是听得见的,并且要求必应,所以这也算是个打发时间的法子。

“呵呵,眼睛都瞎了还想着打扮不是白费功夫吗?”花妖曼珠走进了屋子看到此时此景说道。

“去而复返,难道是连明天都等不到了吗?”好一会儿小虞才淡淡地说道。从花妖曼珠再次走进来时她就已经闻到了她的味道,只是迟迟未见她进屋,这么快地就返回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花妖曼珠冷哼了一声没再多说瞬间移动到小虞身后,朝着小虞后脑一掌劈下。

昆仑山玉虚顶的后庐有一处山清水秀的静谧之地,这里有一条碧绿溪水从竹林中穿过,竹林围着的中间有几间竹子盖成的屋舍,屋舍前门挂着一个竹牌上面写着牡丹仙屋,进入前门后就可以看到一大片各种各样艳丽的牡丹花,屋舍就立在牡丹花圃的正中央。今日牡丹仙子上天庭去与王母献花了,闲来无事拂衣便拉着宋松青来看看他们之前种下的牡丹,却不想这颗据传说很难种植成功的牡丹竟然活了,而且还冒出了花骨朵。

“二师兄,师兄你看这是先前我们在后山上种的牡丹花终于长出小骨朵了。”拂衣指着小园中的几株刚刚发芽冒出了小骨朵的牡丹兴高采烈地惊叫了出来,露出了小孩子般开心的笑。

宋松青一条腿放在屋舍前的栏杆上侧坐着,另一条腿着地心不在焉地对拂衣的呼叫恍若未闻,思绪已飘到了了其他地方。

兴奋中的拂衣许久没有听见宋松青的回应,抬起头看到仍侧坐在栏杆上的一动不动的宋松青,然后起身快速地走到他的身后想要捉弄捉弄他。若是以前,宋松青早就觉察到了拂衣的小动作并且不动声息地就能破了她的小心思,可现在却是就算拂衣此刻割去他的一缕头发他也未必知晓。

“师兄,师兄。”拂衣低头凑近宋松青的耳边大声地叫着,这才将宋松青叫回了神。

他转过头一本正经地看着拂衣说:“你刚刚是不是叫我了。”

拂衣被他的反应气到,自从宋松青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很寡欢,成天心不在焉,从前若是他们在一起时,他总会带着自己去玩,去见识许多新鲜东西,可是最近他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对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爱护和关心了,他的这一系列的反应让拂衣想到了先前青魔说的话。

“我刚刚是叫你了,我说我们之前一起种的牡丹开出了小骨朵了,可是你却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也没有半点开心。二师兄你变了,你以后是不是不再关心我,疼爱我了?”拂衣撅起了小嘴,一双大眼睛升起了水雾,一副快要梨花带雨的摸样。

宋松青笑了笑,摸着拂衣的头,温柔地哄着:“怎么会,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师兄对你就像对亲妹妹一样疼爱,怎么会不关心你呢,师兄只是最近有些事没有想明白。”

拂衣重复着从宋青松口里说出的两个字:“妹妹。”此时两眼中的泪已经挂在了白皙的脸颊,她反手打掉了宋松青摸在自己头上的手大声叫道:“谁要做你妹妹。”然后抹掉了脸颊上的泪一个转身飞跃离去。

宋松青的手还保持着被拂衣打掉时的姿势,看着早已不见的白色身影这时他才觉悟,原来情已经在不知不觉的岁月中慢慢形成,甚至会发展到自己也无法预料的地步。

宣谷林是魔界中唯一的一处没有魔戾气息的地方,它处于魔界地境的深处,这里绿林密布,鸟语花香,还有许多稀世药材皆生长在这里。

“南翁人我已经给您带来了,还请南翁替我相公治好伤。”

花妖曼珠将小虞打晕后便带她来到了宣谷林,虽不知道南翁要小虞的原因但是既然人已经给了他那么就不能白白地失去了治疗沙华的机会。

小虞还在晕迷中,南翁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拿笔写了一道方子,给了她一个装有丹药小瓷瓶。

“这是?释魂丹。”开打瓷瓶放在鼻子边轻轻嗅了嗅,花妖曼珠就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释魂丹是魔界的宝药,若是能吃上一颗不仅能增强千年的功力,而且就算是受再重的伤都能极快地恢复,它的提炼时间和方法极为复杂和绝密,须得百年才能炼制出一颗,所以弥足珍贵。

“据你的描述你相公定是因为困在无间地狱太久,七魂八魄皆有受损,并且在此情况下一下吸入了太强大的能量,所以适得其反,一时间的融入再被排斥导致了力量的反噬,所以先下只有释魂丹可以保住他的命,不过你们记住,往后便不得再打她的注意,否则我会让你们尝到穿心骨的厉害。”

南翁的修为和辈分皆在他们之上,她从未真正见识过他的实力,也不敢惹到他,所以只得咽下心中的不干。

“南翁说的话,曼珠不敢不听,只是不知这女子到底是何身份,我瞧着她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花妖曼珠带着恭敬的试探问道。

“你的话太多了,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南翁的语气中已经带着不耐烦了,花妖曼珠也很是识相,既然得到了一颗释魂丹也算是捡到了便宜,就算失去了一张美丽的面皮也无妨,她没再多问便离开了。

小虞是在被一阵充满着清香气息的药味不断充斥着鼻子的刺激下醒来的,醒来后才发觉眼睛上被敷上了一些东西。

“嗯。”躺在床榻上的小虞轻吟了一声,她双手撑在床板上坐起了身,眼睛看不见但是她却闻得很清晰,刚才一直刺激自己的药香就是敷在自己眼睛上的东西。

“你可以下床来走动走动,不过眼睛上的药不要动,那是我给你治眼睛的,你的眼睛被彼岸花毒侵蚀才会失明,不过也好医治,我给你上的药只需敷上三次便可以治好你的眼睛,只是治疗这段时间你好好听我的话。”见已经转醒的小虞,正在一旁摆弄刚刚摘下来一颗药草的南翁轻轻地说道。

“你是谁?”原来身边有人,但是却是个陌生人。

“我是谁,等你眼睛治好了之后你就可以看见我了。”南翁说。

声音虽然是陌生的,但是身上的味道却很熟悉。

“你是和花妖曼珠一起的人,在园子里,你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闻得到你身上的味道。”小虞想起了之前花妖曼珠来到园子时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气息,身上带着同此刻自己闻到药香的味道一模一样。

南翁对小虞灵敏的嗅觉能力很惊讶:“哦,你的嗅觉很灵敏,看来你之前是经常和药材打交道的。”

“我有一位朋友医术很好,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是生还是死。”自己落在他们手中现在自身难保,而想到小蝶和凰潇然不知他们生死如何。

“有一个天生灵敏的嗅觉,你也很有天赋,不如待你眼睛好了之后我收你为徒与我在此学医如何,我将毕生的医术都传于你,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小虞不知如何回答他,不过从内心并不认为他与花妖曼珠是同一类,因为她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气息,甚至还觉得有那么些许的亲切。

“不急,不急,你可以慢慢考虑考虑,说不定待你看得见了就喜欢上了这里,自愿跟着我学了。”南翁摸着花白的长胡须,笑盈盈地说。

小虞心理的戒备放下了一些:“听您的声音应是一位长者,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

“你可以叫我南翁。”

“南翁,我叫凰虞,您也可以叫我小虞。”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