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书社小说
首页 > 幻想时空 >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 第13章 红衣火蛇,青玄兮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除妖大师是魔女 星愿物语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三世追夫:腹黑上神哪里逃 梦萦仙缘 快穿:追爱系统太给力 战神的绝代妖后 快穿:宿主太凶残

宣谷林的水是天来之水,而它地处魔界的灵地,吸收日月之精华,以天来之水来滋养着草木和药材,所以生长在这里的药草是六界中都极为罕至的,也具有极致的功效,许多魔界之外的人都对这些稀世药草窥探极久,多年来也有不少外界人闯入宣谷林来盗药,但是多半都是有来无回。因为这里不只是魔界弟子的禁地,更是因为南翁不喜见到心地不纯的世人。

“来,丫头,我来将你眼睛上的纱布取下,你再慢慢地睁开眼睛。”南翁坐在小虞对面,招呼着小虞坐下给她取下最后的一次药布。

小虞依言坐下后就感觉到南翁抚上了自己眼上的手,他温柔地将纱布一圈一圈地拆开,隔着纱布密布的缝隙,她感觉到了模糊的亮光穿透进了眼,等到纱布全部被取下后她眯着眼睛,然后再慢慢地睁开。

“呀,阳光好刺眼。”在全部睁开眼睛接触到阳光的那一刹那小虞觉得异常的刺眼和难受,像是一道厉晃晃的光划开了眼珠,惹得她又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呵呵,你近一月没有见到光亮一下子自然是适应不了,这下你再试试睁开眼睛看看。”南翁笑了笑,伸出两根手指从小虞眼睛划了一下说道。

小虞又听了他的话再一点点地睁开眼睛,这一次果然适应了许多,周围的一切从模糊逐渐地清晰开来。

首先她看到了久违的阳光,在阳光下站在眼前的南翁,一位白发长须的老者,一张慈眉善目并不严肃的脸,再是周围的环境,空山幽谷,鸟语花香,一处丹炉,一塔木桥,一座阁楼屋舍,一条雾烟渺渺升起的溪水,还有自己从未见过的满壁生长的药草。

“如何?”南翁问。

小虞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听到南翁的问话回道:“已经完全可以看见了,多谢南翁为小虞治好眼睛。”说着后跪下谢恩。

南翁又摸着花白胡须,看着小虞笑了:“我救你不仅是因为觉得与你投缘,还有其他的目的的。”

小虞站起身看着他问道:“南翁治好了我的眼睛,你有什么要求只要小虞能做的都可以。”

“我先前已与你说过的,你在这里跟着我学医术,未学成之日不得离开这里。”

不知道南翁为什么会提这样的要求,学医倒也无妨将来也有许多用处,可这个地方看起来不像一般凡世,学医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想到这里小虞不由地问道。

“那南翁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小虞还有亲人在外,他们现下不知在何处,若是他们还活着也一定急着在找我。”

南翁转过身背对地站着,看不见他的脸,也不知道他在思考着什么,良久才缓缓地开口:“天地六界,都将魔界视为邪恶的不道,这里便是魔界中最干净的净土了,这里便是宣谷林。”

“宣谷林。”小虞重复地喃喃道。

“没错,从今日起你只有在完全继承了我的医钵后才能离开。”

人间有灵芝,甚至千年,万年的灵芝,但是因为生长在深山之中它们大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瘴气或湿气的侵蚀,减损了它原本的功效。在宣谷林中有一味灵芝名为赤火灵芝,它形状不似普通灵芝,而是形如火,颜如红,是经过千年的日月精华之气养精而成的珍贵灵药,三千年才得一颗,只要用上它的一小粒就可延年益寿,永葆青春。

“南翁,这颗赤火灵芝有多少年了,生在在这里的药草全是凡间无可寻觅到的,想得到它的人肯定不少吧。”

小虞一遍看着手中的医术,一遍观察着还长在山壁上的赤火灵芝,书上对赤火灵芝的记录到不少,可是具体如何使用,何时才算成熟却解释得很少。

南翁看着提着问眼睛却一直盯着赤火灵芝观察的小虞,他解释说:“这颗赤火灵芝是六界中仅存的一颗了,赤火灵芝是不能离开生长的山壁的,一旦离开就会死去变成一颗毫无用处的普通药材,原本它就差点被毁,我花了数百年的时间才将它重新救活。”

小虞抬起头看着南翁,睁大了眼睛:“仅此一颗,难怪它如此稀有,长得还于一般灵芝不一样,那如何用它才能发挥出它的功效?”

“用血,以血饲养,这是赤火灵芝最特别的用法,但同样也是最危险的,因为一旦沾上了一个人的血,赤火灵芝就会对着个人的血产生依赖,除非血尽人亡否则它无法发挥出它功效。”

没想到传说中的赤火灵芝竟是需要人血来激发出它的药效,这与杀人有何区别。

“用人血饲养,你是说这本医术上写的延年益寿,永葆青春的功效需要用尽一个人的血?”

南翁摇了摇头:“医术上所写的都是给人看的,世人只知道赤火灵芝的是永驻青春的稀世珍宝,可是却不知其实它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毒药,只有需要它的人使用才会有效。”

南翁的话让小虞不解,也更是好奇它到底有什么奇特的效用。

“我不明白。”小虞说。

南翁未再道明,只说:“或许永远不要用到它才好。”

只是冥冥之中,许多的事情都早已经安排好,就像是一条牵引的线,在等到它快到终点,即将用尽的时候终还是要打成一个结,完成它的使命。

潇潇风雨,而宣谷林却没有风雨四季的变化,只是日月黑白的颠倒,这里有着世外之所的美,也有世外之所的好,还有世外之所的寂寞。

在小虞来到宣谷林第三个月的这日南翁因有事外出宣谷林中只有她一个人,而她想往常一样做着南翁交代的事,给山壁上的药草施天来之水,每日都不可间断,而且一分不能少一滴不能多。

“你是何人,怎么会在这里。”

正悬浮在空中用天来之水浇灌山壁上药草的小虞听见了一个女子是声音,她寻声低头,看见了眼下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正抬着头瞪着眼望着自己,小虞没有及时理会她而是浇完了最后一颗药草后才落地。“你为何不答我。”见小虞久久地不理会自己,女子不甘心地问道。

小虞转身看着眼前这个红衣女子,明目皓齿,美丽动人,还带着俏皮的可爱。

“宣谷林不可随意进出,你又是何人?”小虞没有回答她的话反问道她。

“哼,我是魔君的妹妹,魔界的公主,魔界的任何地方我都可以随意进出,倒是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竟然出现在宣谷林,说,是谁让你进来的,想干什么。”她质问着小虞一张小脸带着高傲任性,一条缠腰的红色长鞭被她握在了手中。

“魔界公主,难道你没有看见我这是在给这些药草浇水吗?”小虞正眼看着她,并不为她的怒气所动。

“胡说,我看你是分明想偷宝药,恰巧被我撞见,你们这些凡人个柜都是看似柔弱,内心却诡计多端,看我今天不收拾了你。”

话刚落就挥鞭打向小虞,小虞侧身躲过了她挥的第一鞭。而她见小虞躲过她的长鞭怒了,接着狠狠地发动了猛烈进攻,几个回合下来仍然未伤到小虞半分。

红衣女子冷笑:“呵,武功到不弱,让你见识见识本公主的厉害。”

说话间她手中的长鞭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血红长色,张着血盆大口攻向了小虞,并将小虞的手脚紧紧地缠住,嘴里吐着的蛇须,一双色眼盯着小虞。小虞挣扎着,可是越动感觉自己被缠得越紧,蛇身从腰又开始往上缠绕直到缠到了脖子处。

“别怪本公主没提醒你,你越动它可是会越兴奋的。”红衣女子得意地看着被缠住的小虞说道。

被蛇身缠上脖子的小虞此刻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了,长长的舌须发出了嗤嗤的声音,像一团巨火,蛇的嘴张开着,从眼缝间看到了它嘴里尖利的牙齿。

女人站在巨蛇的身边,她挑着眉看着只留得一个头在外的小虞:“肌肤晶莹娇嫩,这么一个美人,让你给我的火蛇吃了你还可以给它补一补,去吧。”给了火蛇一个眼神指示,它立刻兴奋起来,仰天抬起了舌头,接着将蛇口张到了最大要将小虞一口吞下。

“嗷……”正准备吃了小虞的的火蛇在还未咬上小虞的头就突然嗷叫了起来,它依然张大着蛇嘴可是此刻却痛苦不已,缠着小虞身体的蛇身也在顷刻间松开,接着软软地摔倒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失去了蛇身缠绕的支撑小虞也倒在了地上,又因为一直被缠住的喉咙重新得到了呼吸的机会以致于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红衣女子见有人胆敢伤了她的火蛇,心中怒火升起正要发作,可转身却看见出手伤了火蛇的竟是刚刚从外回来的南翁,于是不得不收回了发出去的掌力。

“南翁,你不该阻止我杀了她,为了救她你竟然还将火蛇伤的这样重。”红衣女人撇了一眼小虞又看了看已经软在了地上的火蛇说道。

南翁背手而立,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女人:“玄青,或者说我现在也该要尊称你一声公主殿下。”

南翁是魔界长老在辈分在自己之上,就算是贵为公主可自小就受到南翁的亲身抚养,对于南翁风玄青还是不敢太过放肆。

“南翁这是说的是什么话,玄青自然还是玄青。”风玄青走到南翁身边笑着。

南翁看着这个自小就看着长大的女孩,从小她都懂得善用心计,太多的聪明是她的优点也是她最大的缺点,为达到她想要的目的会不择手段地将事情做到无法挽回的极限。

南翁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还认南翁那就听我一句,有些人有些事不要因为那些奸佞小人的挑唆就失去了你原本的判断,你大哥即将出关了,如今你做的事情若是被你大哥知道他定然会生气的。”

风玄青冷哼:“即使常年生在与世隔绝的宣谷林中,还是什么都瞒不过南翁,可是您老人家也知道我做的这些都是为了魔界,那些神界和仙界表面上想要六界和平,实际上从始至终都将我们视为魔道,欲除之而后快,自五百年前那场大战之后,我们魔界生活在怎么样的环境之下,所以即使大哥怪罪我也不认为自己做的是错的,倒是您老人家收这么一个凡人在这里,若她是神界派来的奸细,您知道对我们会有什么后果,难道您想重蹈覆辙吗?”

她撇眼看着小虞,似乎要将小虞的身体看穿。

南翁知道她所指的是什么,那件至今自己都无法释怀的事。

“那些都过去了。”南翁淡淡地说。

风玄青厉言正色:“那是前车之鉴,我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今日你既然要保她也无妨,不过您保不了她一世。”

她伸出手收回了火蛇变成的红色长绳,重新收到了腰间,临走时还看了一眼小虞。

“我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许久,南翁都没有说话,小虞忍不住地问了出来。

南翁转头看着小虞,眼神突然变得惆怅甚至陌生。

“或许有些事情真是注定了的,躲不过的仍然避不了。”说完便走进了屋里,留着听不懂他话的小虞。魔界公主,风玄青在南翁不在的时候想要杀了自己,想来她早知道自己在这里了,只是一直碍于南翁没有下手,而她更是亲自来动手杀自己,风玄青,南翁口中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是何和自己有关的吗,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小虞琢磨不清了。

玄青殿中,风玄青刚刚踏进玄青殿一口茶还没有入口,离心就匆匆进来。

“公主,君帝出关了。”离心低首禀报。

风玄青慢慢地喝了一口茶,嘴角翘起笑了,美丽的脸在一身红衣衬托下魅惑不已。

“大哥,现在在哪里。”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